首页
幼儿课程
幼儿饮食
园所管理
园长频道
家庭教育
幼儿安全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 幼儿园 > 园长频道 > 正文

幼儿园赞助费“穿马甲” 变身捐资助学费照收?

 CFP图

家长反映园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质疑赞助费如何退怎样管

近日,本报有关“广州公办园涨价,赞助费将退还”的连续报道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记者多方追访发现,无论是家长还是幼儿园,最为关心的仍是已交的赞助费如何退回来。家长们苦笑:“这些没有正规发票,甚至连像样的收据都没有的钱,园方愿意承认并退回吗?”幼儿园焦急:“赞助费全部拿来发老师工资了,幼儿园退钱的亏损谁来埋单?”

多年来,赞助费成为了幼儿园的“门票”,在僧多粥少的现实下,这张“门票”的价格被“自愿”炒高。但作为消费者,家长们对这笔款项的流向往往并不知情。那么,这股“暗流”为何形成,又流向何处?如今政府对其“截流”,又是否能将幼儿园收费的乱象清理干净?新老制度“转轨”阶段,如何才能理顺这笔旧账?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家长叩问 交齐四年赞助费如何退

“不管是用哪种方式,不管是书面还是白条式隐蔽的赞助费,都予以退还。”听到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的这一承诺,年轻的妈妈陈女士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陈女士的孩子目前就读于天河区某公办幼儿园,今年秋季升入大班。早在孩子刚入学时,陈女士就一次性交了8000元赞助费,“像我这样从入园开始就一次性交齐赞助费的家庭要怎么退?”

陈女士说出了多数家长的心声。据她介绍,8000元赞助费标准早已是“过去时”,孩子所在的幼儿园现在每年都要收取6000元赞助费,“黄金兴趣班”每年更要交一万多元。“若是家长选择一次性交可以打折,大概是两万多元。”陈女士坦言,很多家长为图个划算会一次性交齐赞助费。

“我孩子所在的幼儿园通常在5月份收赞助费,好多秋季入园的孩子已交过赞助费了,可到目前为止学校还未向家长发退(赞助)费通知。”陈女士说。

“如果幼儿园‘耍赖’不退,我们也拿他们没辙。”有几件事一直让陈女士不解,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在收取赞助费时,并不是让家长将钱存入教育部门指定的银行账号,也不支持刷卡付款,而是让家长们带着现金报名。交完钱后,除了保教费收据外,其他费用的收据盖的是其它教育机构的章,而非该幼儿园的财务专用章。“拿着这些单据,幼儿园会承认我们交过的赞助费吗?采用别的教育机构的盖章意图何在?”陈女士不免担忧了起来。

在广州,如今每年五六千元的幼儿园赞助费几乎成了“行价”,更有媒体爆出有幼儿园一次过收取12万元的“天价”赞助费。那些交了数万元却又不知新学期是否与新生一样,要多交保教费的家长们无疑忐忑难安。

园方叫苦 禁费后调价前几个月亏损谁埋单

记者发现,在是否退还赞助费这一问题上,那些由企业或街道投资办的幼儿园反对声音最大。原因是以往没有确定为公办幼儿园之前,“不公不民”的身份将他们推向了边缘:在基本没有享受过公办园的财政补贴的前提下,却要按照公办园270元/人/月的保教费标准收取。于是,那些为补贴成本而存在的兴趣班费用和赞助费便成为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文件最终要求退返赞助费,那我们就不会再接收非本企业员工的子女了。”某大型国企幼儿园园长无奈地说,从上世纪90年代企业办园推向市场至今,教师的工资和退休教师的社保费用基本上来自赞助费和兴趣班,最艰难的时候,幼儿园更要向企业借钱来发工资。

一位街道办幼儿园园长给记者算了一笔明细账:该园有6个班,按180名幼儿来算,规范化配置需要配备36名教职工。按每位平均月薪3000元算,36名教职工工资支出共108000元;加上500元/人的员工膳食费以及社保及公积金800元/人,幼儿园的员工支出154800元/月。另一块是每月约30000元的场地租金和10000元的水电费;幼儿园每月的总成本在194800元左右。而这也并未将园舍修葺、固定资产折旧以及其他教育成本计算在内。

再看收入情况,从今年2月颁布禁令至今,除去假期2个月份共5个月,按未调价前270元的保教费标准收取,该园180名幼儿5个月共收取243000元。按照禁费令,这笔保教费便是幼儿园的唯一收入(伙食费等服务性收费以及代收费均规定专款专用),然而,这几个月的总成本却已高达974000元。

这巨大的亏损差额如何填补?“在保教费未调整,财政补贴还未下拨的衔接期中,幼儿园的经营依然只能靠赞助费来维持。”该园长疑惑,假如这笔赞助费“吐出来”,是否政府能填补这几个月的亏损。“若不能,幼儿园只有死路一条,这样对谁有好处呢?”一位梁姓的公办园园长直言。

未来担忧改头换面的新增费用如何杜绝

尽管幼儿园叫苦连天,但人们还是不禁反问:在不设上限的赞助费难道还不够填补亏损?

以天河某校附属公办园为例,据老生家长透露,该园3年前5个大班、5个中班以及其中4个小班今年捐资助学费标准为:校内教职工子弟5000元/年,校外人员子弟12000/年。而第二年新增加招生的2个小班和4个小小班因“物价大涨”,捐资助学费的标准已经升至校内职工子弟11000元/年,校外人员15000元/年。

由此粗略一算,单是当年开学期间,该园已收取了近90万元的捐资助学费。值得一提的是,此数字并未包含部分家长为保儿女入学而多填的数字。而两年过后,这一数字也早已见涨。

这笔巨额的赞助费流向何处?对此,多位公办园园长都闪烁其辞。其中一位分管财务的林姓副园长透露,以往广州对于公办幼儿园的赞助费都采用收支两条线。每学期收到的赞助费,除不足半数返还幼儿园外,其余都要如数上缴上级主管部门。“每当有硬件设备或者改善教学的需要,我们都要向主管部门写拨款申请,报批了才有钱改善办学环境。”

据记者了解,市内教育部门下属的公办园基本遵循如上流程,而民办幼儿园以及以往的集体、企业办幼儿园则是自收自支,赞助费无须进入财政专项账户。

不过,对于捐资助学费这个与赞助费类似的名目,似乎并未在物价部门的监管视线内。“由于捐资助学费的收取是建立在家长和学校双方自愿的原则上,因此没有纳入物价部门的管理范围中。”而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的回应则与物价部门大同小异:“捐资助学主要是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但教育部门不允许捐资助学费与学位挂钩。”

事实上,有家长反映,在禁费后,有幼儿园已将赞助费“换上马甲”,流转成可收取但又不与入园挂钩的捐资助学费。园方先给家长写一个有账号的小条子,以提醒家长找一家单位或企业、用转账支票将钱汇过来。这样一来,家长所交的赞助费就悄然变成了单位或企业的捐资助学款。

“如何衡量捐资助学费是否与学位挂钩?那些没有在账面上呈现的赞助费又如何核算,如何监管?即使退了赞助费,那些改名换姓的新增费用又如何杜绝?”……除了对退还赞助费的可能性继续持观望态度外,陈女士又提出了一连串新的疑问。

相关

市教育局整治教育乱收费

检查500所学校清退23万

日前,广州市召开全市纪检监察工作视频会议,总结今年上半年的纪检工作。据通报,今年市教育局牵头开展整治教育乱收费的专项行动,检查500多所学校,共清退23万元。

据介绍,年初严肃查处了广州司法职业学校商业贿赂窝案,5名校领导及中层干部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据悉,经查,黄某壮在担任该校校长期间,利用负责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在该校西校区翻新改造工程中,为规避招投标,使自己的关系户、广东省电白县某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缪某某拿到该工程,采取将该工程拆成多个标段,以校内议标方式,由缪某某找来一些公司进行围标,并最终由内定好的缪某某中标,先后多次收受缪某某贿送的8万元。该校副校长王某某、总务科科长黄某寿、总务科副科长郑某某,也各自利用主管学校基建工程、维修项目审批、施工监督、工程验收、款项结算等职务便利,分别收受工程承建商缪某某贿送的11万元、5.5万元、13万元,为该承建商牟取利益。今年3月,该校长黄某壮等4人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进行立案侦查,承接该校基建工程、涉嫌行贿的工程承建商缪某某也已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同时,市教育局还出台了《广州市教育局本级基本建设项目管理暂行办法》,对各类新建、扩建、维修、改造项目,从项目计划、项目实施等环节规范管理。在规范教育收费工作方面,今年2、3月份,由市教育局牵头,对500多所学校进行检查。清退违规收费金额23.0525万元。

分享到: 
来源:南方日报  2014-06-17  6194 0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

上海市

重庆市

浙江省

山东省

黑龙江省

江西省

甘肃省

福建省

海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Copyright © 2011 chinaschool.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7010518号

执行单位:中玉之天(北京)投资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